我,黃三榮,現在自稱撞鐘校長,將「引導你寫出心中的神作」視為我的第二天命。如果你好奇我、納悶我或懷疑我,希望這篇漏漏長的「真心血淚長版關於我」能給你一些答案。


在我的斜槓人生之前

黃三榮小說班撞鐘校長 / 小說家 / 鏡文學簽約作家 / 監獄教誨師 / 監獄寫作班老師。曾任英文譯者及犯罪學考試用書作者。

這是我的斜槓人生,也是我在人生洪流裡掙扎抓住天命不放的軌跡。

在這幾條斜槓實現之前,我花了人生大約十年尋覓、迷惘,卻不很確定答案在哪裡。我原本唸電子,後來插班大學英文系,愛上了文學,然後在周遭親友不了解文學是在搞什麼屁的狀況下繼續唸了碩士班,過程是痛苦、孤單的,因為我發現,不要說親友不懂,連我也不懂,雖身處其中,卻有一種不得其門而入的疏離感。

矛盾的是,我說不出個所以然,卻就是喜歡文學。我讀不懂很多詩、讀不懂很多文學理論,雖然很喜歡小說,卻也讀不懂很多中文小說。我嘗試寫短篇小說,卻寫不出具有文學風采、具有文學獎潛力的小說。說穿了,我根本讀不懂那些小說。慘得是,為了讓自己沈浸其中,我還要不懂裝懂,我還要買許多讀不懂的小說,試圖從中解碼出意義。可想而知,我越讀越沮喪、越寫越沮喪。

矛盾的是,我說不出個所以然,卻還是喜歡文學。喜歡到研究所畢業後因種種現實原因而投入職場,仍舊沮喪於文學將從我的生命中消失。我抱著「人生不該只是如此」的心態面對每一天,坐在辦公室的座位上,我每天告訴自己「我不該在這裡」,回家後的每天晚上,我不斷讀著各種與文學有關的書籍,一直到深夜還不願意關燈睡覺,只告訴自己:「還不能睡,因為今天從白天就一直浪費到現在,我必須趕快創造意義才能睡。」

因為對生命的不知足,因為只想著為生命創造意義,所以我待不住辦公室,只做了一年多就辭職成為專職譯者。成了譯者,那種空洞感還是存在,我還是不斷在尋找生命的出路。在一次因緣際會之下,我發現了監所類的國家考試,發現這份工作的內涵和考科都是自己有在持續接觸的 (例如犯罪學、諮商輔導等,大多的主題都包含文學系所裡教授的心理學、社會學裡)。

於是,我投入了監獄這個職場,心中也抱持著一個初衷:「我雖然迷失了許多年,雖然痛苦、沮喪,但仍不斷積極找方向,嘗試為人生創造意義,這難道不是一種毅力嗎?也許,我可以跟監獄的收容人分享自己的經驗。」


我與「寫小說」的分合十年

但對於文學,我仍念念不忘。我將「寫小說」視為自己跟文學的唯一連結,而且也可能是一個比較容易實現的連結。話雖如此,我還是因為生活的種種停筆了大約十年。十年間,心裡不斷有個聲音告訴自己必須寫小說,但我想歸想,甚至每隔一陣子就在臉書塗鴉牆上寫一句「我好想寫小說啊!」,即使朋友回說:「寫啊!」、「Just write it!」,我還是沒有動筆。

我不知道我在等什麼,但我就是沒有動筆。也許是因為工作上的挫折,也許是親情、友情上的難題,總之,就是那些狗屁原因,我沒有動筆。

幸好,我從小就喜歡看電影,影像記憶力特強,許多畫面和台詞,以及這些畫面和台詞在我心中所引發的情緒,我都記得一清二楚。所以,即使沒動筆,我還是一直透過影視和動漫在思考創作技巧。

又幸好,我喜歡閱讀、喜歡學習,沒有動筆的十年間,我讀了許多跟創作有關的書籍,也上了一些線上課程,對於創作的思考更趨於全面。

對於創作,我似乎怠惰,卻又似乎有在做準備。

有趣的是,我在研究創作時,也喜歡研究創作工具,發現了一個很有名的寫作軟體 Scrivener,所以為了動筆創作,我立刻買了一台 MacBook Pro,也二話不說買了這個軟體。結果,我雖然開始構思幾個小說點子,但還是為了一些狗屁原因,電腦買了一年多以後才動筆 (當然,那一年多,心裡的那個「快寫小說啊!」的呼喚還是沒停過)。

也許,不幸中的大幸是,我雖然迷惘,或甚至怠惰,心中那個積極的聲音沒停過,而自己也知道什麼才是「對的」,所以我終究會去回應那個聲音。

十年磨一劍,我也是花了十年才知道,那個聲音,就是「天命」。


「寫小說」之後的自我實現

電腦買了一年多以後,我因為有個小說點子幾乎成形,於是動手規劃大綱,而就在這個同時,我得知「第七屆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的存在,心想:「真巧,我這個點子很適合拍成電影耶!」

我開始動筆,而因為截稿日在即,所以我以一個半月的時間寫了 6 萬多字的初稿 (插曲:我也在這一個半月因為不斷打字,得了網球肘),然後又花了大約一個月修稿,成品就是 5.6 萬字的《馬路江湖》,趕上比賽截止日。

《馬路江湖》通過了比賽初審、複審,最後在決審最後一輪被刷掉。我常戲稱:「比賽取 5 名,我是第 6 名。」

《馬路江湖》落榜了。雖然第一次寫大篇幅的小說就有這樣的表現,已經算是可喜可賀,但我還是很沮喪,請假坐在星巴克裡一整天「尋找人生方向」,眼泛淚光跟家人朋友在線上聊天,而一向支持我的老婆,也積極幫忙尋找《馬路江湖》接下來的可能方向,所以我雖然仍紅著眼眶不斷自問「難道我跟文學終究無緣?」,還是跑到臉書社團「鏡文學.作者交流天地」詢問:「這篇小說落榜了,接下來該何去何從?」

這時候,鏡文學的一名編輯  (暫時匿名) 看到了留言,主動私訊聯繫了我。於是,她帶我走進了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也開啟了我的眼界。我成為鏡文學的簽約作家,鏡文學不但接納了《馬路江湖》,也接納了我以十年前所寫短篇集結而成的《黑色世界》。從那一刻開始,我對編輯、對鏡文學只有感激。

《馬路江湖》《黑色世界》在鏡文學網站上完成了連載,編輯問我是否有考慮寫監獄題材的小說,而碰巧,我也剛好在構思一篇監獄小說,於是我們簽下合約,我再以大約八個月的時間寫成了 15 萬字的《監獄沒有祕密》

然後,在完成連載後一年的 2019 年 12 月 27 日,《監獄沒有祕密》電子書出版了!

對我來講,這已是成功。鏡文學讓我從一個「文學迷路客」成為「簽約作家」再成為「出書作家」。所以,我對鏡文學只有感激。

而我,對自己也感到驕傲,我的土法煉鋼終於煉出了一個成果。十年磨一劍,我準備了十年,靠著自己對於創作知識的整理和研究,寫出了一部自豪的作品。

我花了很多年才發現,我不用強迫自己寫文學小說。我可以走我自己的文學路線、我可以宣揚我自己的文學風格。

我喜歡的許多電影,未必文學,但不失精彩、不失深刻,重點是,我看得懂,很多人也都看得懂。那才是我要追求的文學,我的路,我的風格。「寫得清楚」,是我的最高指導原則。


我能為你做什麼?

對於我為何自認有資格架設網站引導你寫小說,我要說的是:

「我雖稱不上是專家,但我有在洪流裡掙扎抓住天命不放的經驗,所以我可以瞭解你想用自己的獨特風格講出獨特故事的心情,我擅長邏輯分析,我有方法、有系統,也有成功經驗。就因為深知天命的可貴,所以我想協助你發掘你的『小說之心』。」

什麼是「小說之心」呢?它是你的美感、你的邏輯分析能力,你的批判思考力、表達力、發問力,時間管理能力和自我管理能力。

我在監獄開設寫作班引導學員創作小說,但也逐漸目睹他們漸漸開發出這些能力。我運用自己整理的寫作系統引導原本寫作篇幅僅數百字或一二千字的學員,初次嘗試就成功寫出一、二萬字甚至三、四萬字的小說。學員發掘了我口中的「小說之心」以後,除了能持續創作,看待生命的角度也不一樣了。

於是我發現,「引導你寫作、引導你發掘小說之心」是我的第二個天命。

就像曾經的小說寫作經歷一樣,我很清楚,即使放著這個天命不管,它還是會不斷呼喊我,連續呼喊十年。所以這次,既然我已經聽到另一個天命又在乎喊了,我決定立刻去面對它,我決定將我的寫作系統帶出監獄,往外推廣,試圖幫助更多人。我相信,我做的是有意義的事,也想協助更多人創造意義。

我不清楚你的寫作生命是什麼樣態。是否跟過去的我一樣,雖然不懷疑自己有能力做到,但總是覺得缺乏臨門一腳、總是覺得時機未到?你和我一樣相信自己,只要具備了某些條件,自己也能「寫」、也能「成功」?雖然每個人對於「成功」的定義都不一樣,但不管定義為何,只要先「寫」了,離「成功」也就更進一步了。

我不知道你的「成功」是什麼,但我有能力引導你走更近一步。
我不知道你的「成功」是什麼,但發掘了小說之心,你的人生一定會改變。

回頭來看,我之所以比周遭的人多了一點邏輯,善於分析、發問,就是因為我比他們早一點發掘了小說之心。這些能力,除了寫小說,效應也漣漪至生活大小事。所以,你也一樣,當你發掘了你的小說之心,就能改變你的生活。

至於你是否可以改變世界?你會找到方法的。看看我,我不是正試圖協助你改變來一起改變這個世界嗎?


如果你已經決定實現天命,首先:

  1. 請訂閱網站,開始投入課程。
  2. 閱讀本班宣言
  3. 加入本班臉書粉絲團
  4. 將本班推薦給你關心的朋友。
  5. 寫信給我,提供意見或建議。

我也想呼叫專家:

如果,你剛好就是願意讀稿的專家,請聯繫我,謝謝你,我們可討論個協助機制,或至少將你的聯繫方式或網站放在本站的推薦連結裡,甚至請你為學員撰寫文章,意義重大。


化讚為賞 LikeCoin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按 [拍手按鈕] 來讓我獲得創作獎勵;完全免費,你只需要註冊,就可盡情按讚,最多可按 5 下,謝啦!(至於其他按鈕,請等心有餘力再研究吧!)

請盡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