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弒婚遊戲》(Ready or Not) 是一部關於新娘如何在新婚之夜被夫家親戚獵殺的電影。本片的反派,就是夫家的那一票親戚。但是,這些反派的動機為何?動機夠不夠強烈?這都是我們要去觀摩和探討的問題,為的就是訓練自己寫出一個「出色的反派」。所以,我們就來討論一下本片的有趣反派吧!

廣告

《弒婚遊戲》

基本資訊


一句話劇情大綱

女主角嫁入豪門的當晚午夜,配合家族傳統抽籤玩遊戲,卻抽到了一個「捉迷藏」的獵殺遊戲,遊戲一直到日出才能結束,所以在那之前,她必須設法在夫家那一掛親戚「毫不手軟」的獵殺中生存下來。


反派的動機

動機為何?

既然電影中負責獵殺女主角的,是夫家的親戚,那他們就是本片的反派了。

那麼,他們的動機是什麼呢?

電影裡說得明白,新娘在新婚夜抽籤玩遊戲,是家族傳統,而抽到獵殺遊戲,夫家親戚成為獵人、新娘成為獵物,這也是家族傳統。

所以,反派的動機是「家族傳統」,但劇情再發展一下之後,我們就會發現,那只是表面上的動機。真正的動機,其實是「恐懼」;他們恐懼如果沒有在天亮前完成這個傳統儀式,整個家族都會滅亡,也就是說,一家人都會死亡。


動機是否合理?

那麼,他們的「動機」合理嗎?他們的「恐懼」合理嗎?

電影幾乎沒有說明他們的「恐懼」是否合理、是否奠基在什麼根據上,所以對身為觀眾的我來說,他們就這樣展開殺人遊戲,「動機」似乎不夠強烈,甚至顯得有些搞笑,也的確,他們其中某些人還動不動就誤殺自己人,氣氛上塑造的有點搞笑。

總之,「恐懼是否合理」造成這些反派的動機可議,可能連他們也不太篤定,所以表現得像丑角一樣,連殺人遊戲都玩得沒頭沒腦的。

他們挺好笑的,雖然我從頭到尾分不太清楚所有人的親戚關係 (也覺得似乎沒必要去分辨),但除了動機可議以外,他們還算是稱職的反派,不斷為女主角製造威脅或危機。


動機是否足以驅動「行為」?

本片的結局雖然證明這些反派的恐懼是真的,但我覺得還是無法合理化他們的行為;意思是,電影呈現的反派的「恐懼」或「動機」,似乎不太能說服我們去相信,他們會放手去獵殺新娘。

他們恐懼的是「獵殺失敗」或「儀式未完成」的後果,但他們一生中都沒目睹過這個「恐懼實現」的場景 (頂多是聽說),所以我會懷疑他們是不是會真的怕到去殺人。

我想,他們的恐懼是存在的,但這個未經證實的恐懼是否合理、是否會在他們心中強大到驅使他們為了自保而去殺害多人,是值得寫作者的我們來思考的。

如果,電影前面有「提示」這些人的恐懼是合理的,那動機可能就合理了、殺人遊戲也理所當然了。雖然片頭有演一幕 30 年前發生的事,但那只是另一場殺人遊戲,並不是「恐懼實現」的場景,所以不見得能合理化他們的恐懼和動機。

也許我們可以說,光是「家族傳統」或「家族意識」就足以驅動他們的行為了,根本不需要理性的動機啊。我想,這樣說也行,但其實全片從頭到尾都有演到,這些人也不太確定自己的恐懼是不是合理,所以說,如果不太確定,他們怎麼會盡職地扮演獵人、不手軟地展開一連串的殺人遊戲?


「動機」到底重不重要?

本片的反派是有趣的,他們的「不太篤定」在電影裡的效果也不錯,也讓電影好看,所以「動機」的問題可能就不太重要了?

我想,這是 OK 的,每一部作品都很難面面俱到,一兩個小地方忽略或淡化都還不至於影響整體的優秀度。本片的「反派動機」確實可議,但全片的整體效果卻不錯。


如果……

如果這部電影能早早證實反派的恐懼有理,並強化他們的動機、合理化他們的殺人遊戲,他們是不是就比較不會那麼像丑角?不會那麼沒頭沒腦?但是,如果他們不是丑角,片子還會不會那麼有趣?調性是不是整個都變了?風格是否就完全不一樣了?會變得更好?還是變得更差?

這些答案都不一定,但都是我們寫作者可以去思考的問題。

一般來說,不管是主角或反派,觀眾都需要他們有個合理的動機,但《弒婚遊戲》卻用了不一樣的處理方式……或者,忘了處理?……或者,懶得處理?……或者,故意不處理?……或者,沒想到要處理?或者,我們看到的,就是它的處理?都是故意的?

都有可能。那如果是你,你會怎麼處理?


化讚為賞 LikeCoin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按 [拍手按鈕] 來讓我獲得創作獎勵;完全免費,你只需要註冊,就可盡情按讚,最多可按 5 下,謝啦!(至於其他按鈕,請等心有餘力再研究吧!)

請盡情留言!